字体:
护眼
关灯
开灯

第七百三十五章 不弃大结局

Sponsored Links

云紫凰很随意地从公子瑜面前走过去,坐了下来,托着腮向四周查看,探查周围是否有人,她和公子瑜说的话,会不会被她听到。

如果有人偷听,即便是金元高手,也休想能在她面前隐瞒过去。

“美人公子,坐啊,随便聊聊,你要是这么紧张拘礼,就没有办法欢快地聊天了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公子瑜有些手足无措,在舌尖上咬了一口,让自己清醒过来。当真恍然如梦,舌尖的剧痛,让他理智了很多,想起前些天,才被皇上召见过。眼前的她,是皇上的正妻,皇后娘娘。

想到对方的身份,他的心从火热变成冰凉,沉了下去,躬身长揖到地:“恭候皇后娘娘吩咐。”

“都说你这样就不能好好聊天了,能随便点儿,坐下来好好说话吗?”

他沉默片刻,粲然一笑走上前坐了下来:“恭敬不如从命,公子瑜洗耳恭听。”

她有些颓丧:“想了好久,在偌大一个长安城之中,想找一个能说话的好朋友都没有。想来想去,只有和你才能无拘无束地说话,而唯有你,才是我唯一的朋友,能从旁观者的角度,给我一些提点。”

“蒙娘娘信赖,公子瑜不胜荣幸,娘娘请说。”

她紧皱双眉,有些话真的不好说,事情的详细和经过,还有真相,是不可能说给公子瑜听的。沉思片刻,她才开口:“我讲一个故事,你不要对座入号,只当是听一个和任何人无关的故事。”

“愿闻其详。”

听到她肯把他当成唯一的朋友,还说只有他一个朋友,在长安城中,有什么话只能和他说。公子瑜的心中,又是忧伤悲凉,又是欢喜感动。只要能为她做一些事情,无论是什么事情,他都心甘情愿。

云紫凰斟酌着词句,把她和风青霄的事情,用故事的形式,以其他人的身份讲了出来。

她并没有说异世界,以及穿越,只是说两个国家,不同世界的两个人。

公子瑜一直默默地听着,等她讲完这个故事,询问他的看法时,才沉吟着说:“微臣要从自己说起,微臣的出身,娘娘应该略有所知。当年,公子瑜最开始只想能不被打骂羞辱,甚至是性命难保而已。”

他低声说出自己经历的,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。

“得皇上救命之恩,栽培洪恩,那个时候,微臣为皇上效力,一心想着能灭了驸马府,把公主和我那位贵为驸马的父亲,狠狠地踩在地上羞辱,跪在我面前,苦苦哀求,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说了良久,公子瑜淡然而笑:“当年,微臣本想苟且偷生,险死还生之后,想法却完全改变。公子瑜所苦苦想要的结果,都已经得到,娘娘想要的是什么?”

“我想要什么……”

这是一个简单到极点,又复杂到极致的问题,公子瑜并没有给她任何建议,也没有说,故事中的两个人,应该怎么样做,做出什么样的选择。然而却用他自己的经历,让她有醒悟的感觉。

每一个人,都会因为时间环境地点,以及经历事情的变化,想法有所改变。

曾经想要的,可能在若干年之后,垂手可得,曾经得到的,也可能变得遥不可及。

公子瑜微笑:“区区数十年,至多百年,人生苦短,不仅要深思所求,更应珍惜已有。想要怎样度过此生,最珍贵的时光莫要错过,最珍重的人太过难得。有人求不得,有人得之却不知珍惜。错过就是一生,娘娘只需问心,便会有答案。”

听了这番话,云紫凰沉默不语,多少次生死与共,不需要山盟海誓,早已经是生死相许。

若不是那件事,她又怎么会产生想离开这里,回到原属于自己星球时代的想法?

“我早就抛弃了原来的姓名,以母亲的姓氏为姓,蒙皇上赐名。只可笑,我的那位父亲,贪恋荣华富贵,一心想能千秋万代,子孙满堂。然而,现在却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,却不肯要他的姓氏,断了他的香火后代!”

Sponsored Links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