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:
护眼
关灯
开灯

第668章 禩再获罪

Sponsored Links

〖叹词〗禩再获罪失君心,父子情断众人惊……

康熙五十三年末,玄烨传诏谕各皇子,称胤禩因其母二周年往祭,祭祀后理应前来迎驾问安,但其却在朕到遥亭次日差人来代其请安,同时还送来毙鹰二只,其藐视朕躬,朕因愤怒,心悸病发,甚为严重。胤禩为辛者库贱妇所生,自幼心高阴险,曾听张明德之言欲谋害二阿哥,他既然曾预谋害二阿哥也自欲谋害于朕,其结党营私,看朕已年迈时日无多,便认为其有众人保举,无人可与之争夺皇储之位。其差来的太监冯遣朝朕已亲审,他已供认胤禩与阿灵阿、鄂伦岱结党之事,今日起,朕与胤禩的父子恩义已绝,他日若有哪位阿哥敢与其攀附仰赖其恩或为其出兵逼朕逊位于他,朕定死不瞑目。朕深恐待朕临终之时,你们将朕身置乾清宫,以兵刃夺取皇位,所以众阿哥必须心念朕之慈恩,谨遵朕之旨意,当年二阿哥只是性格叛逆,失了人心,而胤禩却是屡结人心,其用心阴险远胜于二阿哥,朕今言之明确,对于胤禩,朕恨之入骨,绝对不会立其为皇太子。

玄烨的谕旨传回京城,众人为之震动,没有人知道皇上一趟北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,但这封传诏给各位阿哥的谕旨用词遣句却是极为严厉,与玄烨一起北巡的老十、十二、十五、十六、十七几位阿哥们早就在玄烨面前与胤禩划清了界限,而留在京城的阿哥们反应也都不一,那些个与胤禩一向走动不频的五阿哥、七阿哥和胤祉一样都是格外震惊,只待着皇阿玛銮驾返京好问清原由,而一向与胤禩亲近的胤禟这两年早就揣摸到了玄烨的心思,与胤禩也保持了距离,现下也只是暗自庆幸,十四阿哥胤祯非常愤怒直嚷着要去见皇阿玛,被德妃好一顿教训,让他等皇上回来再说,而胤禛则在获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去了一个地方。

胤禛来到京城金鱼胡同的一间宅院门口,这是胤祥的宅邸,往日里这里虽算不上是热闹之地,但也来来往往人流不断,如今却因有官兵把守而显少有人走过。随侍的家仆上前打点了守门的两名官兵,两名官兵也客气的请胤禛进府,说来胤祥已被关于府中好些年了,胤禛一直不明白,皇阿玛原谅了胤禩,却为什么一直不肯原谅胤祥,解除他的拘禁,如今这里其实也只是每日派两名官兵例行守门,只要胤祥不出府,也便不会如何严格,当然阿哥们也自是不能随便来见胤祥的,但他常来常往,守门的官兵开始是不让进的,但这两年管得越来越松,送了银子也便可以入内了。胤禛被胤祥的家仆引入了厅堂,只见胤祥正逗弄着嫡福晋于去年为他诞下的小儿子弘晈。

“我是听说你的鹤膝风病又犯了,不过看来也不是很严重嘛。”胤禛笑着打着招呼,厅堂里胤祉的妻妾儿女见他进来纷纷起身行礼,胤禛是这座少人问津的宅院中唯一的常客。

“本就不是什么大碍,有必要烦劳四哥来探望嘛。”胤祥呵呵笑道。

“唉!我到不光是来看你病,还有话来和你讲,去书房吧。”胤禛轻轻叹气道。

胤祥轻轻点头,与胤禛相携到了书房。

“祥儿,今儿个皇阿玛传来了谕旨,你看看。”胤禛说着话将他记录谕旨的纸张递给了胤祥。

胤祥拿起纸张快速地看完后,惊讶的抬头望向胤禛,“这……皇阿玛竟然说出父子已恩绝的话……”

“活该。”胤禛轻轻点头,眼神里升起一抹冰霜,冷然道,“我不会忘了,当年是他们一起害你获罪,他们让最无辜的你去牺牲自己为他们夺储铺路,如今,胤禔虽然被关,可胤禩却是在渔翁得利,一直以来他就像个好人般表面上与事无争,其实他的心大着呢,如今,也算是糟到了报应。”

胤祥轻轻叹了口气,“四哥,我还是那句话,我希望你能成为储君,可是……我却再也不能帮你了。”

Sponsored Links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